隆回雷公井,隐秘在林间的神奇泉水

隆回人网 2021/11/24 10:51:19

高平记忆丨雷公井散记

作者:周豪清

图片
作者简介:周豪清,隆回高坪人,笔名云采,奔五十的年纪,读书不多,曾经入伍十载,目前在基层乡镇部门工作,休闲时日喜欢垂钓,偶尔也翻看字典涂鸦眼中所见、心中所想的事物。


前段时间去冷水江市拜访一位老同学,闲聊中得知冷水江市交通便利、工业发达、经济活跃,但空气远不如高平峪里清新,我闻之窃喜——我们总算有某些方面胜出。
老同学他说很少回高平老家,除了工作忙之外,进出高平的路又窄又烂,来去不易。这个我理解,到过高平、罗洪的人都知道,高平峪里没有一条像样的快速公路。

图片

回冷水江,老同学常选择走上坪村经新化县到冷水江市,为的是多饮一回高平边陲那口雷公井的水,说井水甘冽清甜,好呷!

山野之泉,茂林修竹的山沟或低洼处均可普遍见到,不足为奇,但听老同学不畏山路崎岖,绕道而行,只为一品那口泉水,可见,家乡再贫瘠落后,总有某些东西留在记忆深处。

酒足饭饱辞行(实际上是以茶代酒,开车不喝酒。),本应经新化县直接沿S242回六都寨镇的我也一时兴起,在新化县槎溪镇一岔路口处将方向盘往右一转,驶向了去高平、罗洪孟公的公路,我也要去雷公井看看,再喝一口雷公井的水。

几分钟后从槎溪镇杨家边村驶向高平镇上坪村的公路,行驶在这崎岖狭窄颠簸的路上,我又开始为前面的窃喜而悲哀,清新的空气、甘洌的井水,为什么留不住一代代高平峪里数万青壮年的脚步,他们像候鸟一样,两头奔波。

公路有很长一段与山涧溪流并行,沿途风景好不好,我无暇顾及,开车要紧,安全第一。十多分钟后就路过新化龙(桐)凤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正在建设中的瀑布峡谷景区接待中心,接待中心的餐饮、售票、停车等场所应是建成许久了,可见颇显大气的牌楼巳现斑驳面子,墙柱上有好多漆面脱皮,却直到现在仍未正式开张营业,不知何因?


图片
图片

旅游业的发展前景虽然十分广阔,但其基础设施建设是非常烧钱的,一旦资金断链或资金不足,极有可能造成半拉子工程,画虎不成反类犬,实现不了预期目标。

桐凤山瀑布峡谷距接待中心的直线距离很近,400米左右,但走到峡谷,需要半小时以上。我以前去过两次,四季皆景,气象万千,尤其是是春夏季的雨后初晴,瀑布格外撼人心魄,站在谷底,仰望落差超过200米的大瀑布,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。”绝对是观后感,滔滔溪水犹如天河泻落,雷霆万钧,势不可挡,涛声回荡于山野。瀑布下半段,水沫飞溅,似雾似雨,此起彼伏,在山谷间曼舞轻扬,幸运的话,还能见到一道彩虹穿越其中,此时此刻,你一身清凉,声若如雷也不躁耳。

图片

言归正传,继续往前开车没多久,在一片山谷梯田上头的沙石公路旁边,有一口清澈见底的井,这就是我要讲的主人公了——“雷公井”。

我在《高平记忆丨狮子山游记》中言及过雷公井,据说是雷公用来润喉止咳的神泉,以前隐秘在矮树林间,不为世人所察,后因猎人杨忠斗负伤获救而出名。

图片

这个故事,时间久远,现在知道的人不多了,我询问了好多人后,才从上坪村杨树清老同志口中得知故事大概,是真是假,没有考证,或许杨氏老族谱上有记载。

桐凤山、苍溪山、狮子山、十重大界……群山环绕,山高林密,飞禽走兽出没其里。古时地广人稀,常有猛兽毒物盘踞山头,日久成精,危害四周乡邻——糟蹋庄稼、扑食家禽家兽、伤人性命。

相传很久很久以前,桐凤山一带有一蜈蚣常年隐藏于山庙旁的石洞内,昼伏夜出,偷吃三牲供品,日积月累,逐渐有点道行法力,穿山钻洞、飞檐走壁,不在话下,就差不会腾云驾雾了,成了一个有百足利爪、体长一米、头红身绿的巨型蜈蚣。蜈蚣乃五毒之一,本性难移,食肉难改,偷袭、放毒是它惯用的鬼魅伎俩,方圆十里的民众深受巨型蜈蚣之害,许多猎人都败在它的毒腭之下,或伤或死。
此时,年过半百已改行事农多年的老猎户杨忠斗,不等百娃来求,决计重新出山,誓死为民除害。他仔细研究毒物的生活习性,找其弱点、破绽,制定战术战法,磨快削铁如泥的砍刀,将衣服、鞋帽浸于雄黄酒中,泡三天后晒干穿上,带上四只雄鸡及雄黄酒、干粮进山。

进山前,杨忠斗毕恭毕敬请出他们的祖师爷——将梅山“狩猎之神”张五郎雕像置于神龛上,焚香祈祷,另备鸡、鱼、肉、糖果酒水供奉。进山途中,用布带缠绕鸡喙,免得出声,太阳落山之前赶至洞穴附近屏息潜伏,圆睁双眼观察动静,等巨型蜈蚣溜出洞口后,便解开鸡喙上的布带,将四只雄鸡置于四方高位,将雄黄酒洒遍洞内,然后,他双手紧握钢刀堵在洞口。

图片

天还未亮,只见巨型蜈蚣吃得身子圆通通的,前端背上几只小眼泛着丝丝绿光,张牙舞爪、浑身辛咸味的爬向洞口,杨忠斗见状,乘其不备,挥刀就砍,巨型蜈蚣也不赖,反应敏捷,立马张开两扇大腭护头迎战,“咔嚓”一声,大腭不敌钢刀,断了一只,痛得巨型蜈蚣“嗞嗞、嗞嗞”叫,不敢恋战,一下窜进洞内,不一会又“嗞嗞、嗞嗞”叫着跑出来,原来用雄黄烈酒对付五毒害虫胜过硫酸,一沾上便似万箭穿心,痛得巨型蜈蚣龇牙咧嘴,洞内呆不得了。

巨型蜈蚣且战且逃,无奈四方有雄鸡驻守把关,鸡乃蜈蚣天敌,一见蜈蚣窜至,立即张翅跳起啄之。此刻,已过五更,雄鸡高唱,巨型蜈蚣更是心惊胆战,在慌乱应战中又一只大腭被杨忠斗砍下。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。巨型蜈蚣失掉双腭后,明白此战不是你死、就是我亡,于是拼命与杨忠斗近身肉搏。梅山猎户,从小习武,杨忠斗精通梅山拳术,其步法桩功扎实,拳法灵活多变,拳掌并用,攻防兼备,苦斗几十个回合后,巨型蜈蚣最终被杨忠斗斩杀击毙。

杨忠斗虽有雄黄酒衣护身,但也因年过半百,身手、体力大不如从前,身上多处被巨型蜈蚣抓伤,精疲力竭、中毒又深,返回没走几步便倒地不醒,幸好被住在金凤山雷公殿的雷公神巡山发现,雷公怜其忠义英勇,便用雷公凿、雷公锤把他常饮的井凿宽凿深,把杨忠斗平放水中,半个时辰后,雷公见杨忠斗人康毒退,便展翘离去。


杨忠斗回家后将毒物已除、自己获救之事告诉乡亲,乡亲纷纷燃炮庆贺。杨忠斗说是迷迷糊糊中被一个背长双翘、额生三目、面赤如猴、手持凿锤、足似鹰鹯的神人施救,乡亲一听描述,便知此神人是雷公,于是将此井称为“雷公井”,以此纪念,口耳相传至今。

图片

我问过中医,也网上百度过,得知非常优质的井水,确有清热解毒、利水消肿的作用。

雷公井,地处高平镇上坪村境内,紧邻新化县槎溪镇石禾塘村,是槎溪河的源头之一,长宽约3至4米,深近3米,雨天不浊,久晴不干,水质清澈甘冽,不论是否口渴,掬水一饮,均有凉爽、解乏、提神之感,碗口大的水流,还沿一条小渠灌溉下面一大片梯田,功效之大,不言而喻。

泉水下游的新化人精明,把“雷公井”三个字作为商标名称登记注册,成立了“新化县雷公井井水养鱼专业合作社”。水往低处流,被新化县人注册利用,也无可厚非,更何况高平峪过去也曾归老新化县管辖。想想,用此井水养的鱼,肯定味道鲜美,“雷公井”用得恰当!

现在游客多了,常有人在雷公井边上烧烤野炊,纸屑、饭盒、酒瓶、塑料等均有散落未捡干净,对雷公井有一定破坏,希望过往游客多加爱惜此井。

车再往上坪村方向开,可见路边有一青灰色巨石,长宽高均超过4米,似从天降,上窄下宽,形似一古代官印,估计有三百吨重,当地人称“寄娘石”,也就是一些体弱多病多灾、不好带养的小孩认此石为义父义母,以求此石护佑,认后消灾消难、好养好带。在此,我有个建议,不妨将此石改名为“雷公印”,与雷公井相距百来米,一刚一柔,相得益彰,相映成趣。

继续往前开,便到了通往狮子山的十字路口,边上竖有路牌,可去花海世界、维山风力发电场,我又去维山风力发电场看看,几十个风力发电机组矗立于苍溪山、维山、十重大界的山脊上,巨大的风扇不停的转圈圈,声音如飞机般持续不断的从头顶掠过,轰嗡轰嗡的。可能是我长途开车的缘故,站在塔下,不一会,人差点被轰晕了,我赶紧驾车离去,登高极目、去花海世界也不想了。

图片
图片
图片

折返时,在另一路口,看路牌指向可去槎溪村,又随意开向槎溪村方向,没想到往前开车差不多1公里,便遇上了毛土路,小车无法通行,原来砼化的X101公路从这两县交界处起步,止于高平镇川龙边岔路口,全程约15公路。

图片

一路过来,大多时候,心是茫然的。真不想,真的不想,让人留恋的只有那山、那花、那口井……

原生态的,祈盼好好珍惜、保护、利用;高平峪里的交通瓶颈,祈盼早日打通。谢谢大家!

图片
来源:高平峪罗洪人网


来源:高平峪罗洪人网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

 

 

阅读 241